矻矻菇菇

谢谢,晚安

疯了…粉丝数变少关注数怎么也少,lof可以移除粉丝吗

看到掉粉心情复杂…我要是把我那个双人外杰佣渣攻忠犬受be放出来我会不会被追杀啊…我能不能自己看不到自己的粉丝数啊…为什么有粉丝数啊我这种人不配有粉丝

这里真好啊,有好多神仙,还能跟着神仙摸到天庭里去发现更多神仙

妈耶!

七味zoe:

君子如风

帮《曲云传》拍的宣传图。。

拍艺人好难啊,他们时间太赶了。。。

瑜老板本人蛮温和的,声音很软。。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他不戴眼镜的样子。。。。。没认出来。

可惜时间过于仓促,在短时间抓住对象特点这块还要再继续努力啊

出镜:王珮瑜老师

photo:me

考试前停更,让老流氓多抱一会儿

【关于迷你杰克】⑤

(快零点了来不及了!!今天杰佣专场不骗人嘿嘿      (❁´◡`❁)*✲゚*)
(睡袋没来得及送出去,还是把佣兵偷回来吧)

今天是杰克当班,他让mini Jake坐在自己的帽檐上,又细心地将一个迷彩色的睡袋收进内袋里。
这种布料远比不上丝绸名贵,可胜在结实,颜色也适合隐匿。
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碰到那个小个子佣兵,如果能把那个小小个子佣兵给绑回来,就更好了。

杰克拿起玫瑰手杖,哼着曲儿踏进庄园,而他今天的运气确实不错。

玛尔塔和奈布为了得到更多的线索决定组队参加更多游戏,虽然影响了一些开机速度,但因为他们强悍的实力和同袍情谊倒也没有引起太多怀疑。
特蕾西这几天就和艾米莉一起陪着艾玛,毕竟克利切总喜欢找艾玛搭话,而莱利又和他不睦,身边还有神出鬼没的魔术师瑟维。
不可控的因素太多,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的,才是可靠的。

对于迷你成员的来源奈布没有任何头绪。
他的迷你佣兵是突然出现在他的衣服里的,艾玛的迷你厂长是出现在她的工具箱里。
求生者庄园中还没有任何人提过迷你求生者,或许他们还没有发现这件事。
那天裘克的异常举动倒是给了他猜测的动机,但是他不可能直截了当地去问监管者,除非…

这场比赛没有克利切,翻箱子的速度很慢,但是为了线索奈布必须冒险。
白雾慢慢开始聚拢,那种阴冷潮湿的感觉包裹住他,奈布有种伤口泛起疼痛的错觉。
那么浓的雾气,是杰克。
他不知道心里是庆幸多一些还是说不清的慌乱多一些。
这个箱子里是手电筒,除此之外没有更多有价值的东西。奈布向下一个远离电机的箱子跑去。

圣心医院里的箱子已经摸了一半,密码机开了2台,一名队友上椅,玛尔塔正在赶去救援,目前没有任何新的线索,也没有碰到杰克。
奈布开始感到烦躁,他没法看着队友冒险而自己却在浪费时间,他想自己或许找错了方向,这些莫名出现的小东西怎么可能如此轻易被他找到。
这是最后一个箱子,奈布想,如果这个箱子里再没有东西,他就要放弃了。

心跳声突然响起,难道杰克没有去守狂欢椅?但是在队友上椅的状态下箱子打开的速度会更快,他还有机会,只要看一眼,他就可以借助护肘逃走!
“啊!”身后一道强劲的气浪打来,迷你佣兵被掀出了兜帽,奈布也狼狈地趴在箱子上。
恐惧震慑!
他才发现由于自己不合时宜的犹豫身边已经形成雾圈,打在自己身上的应该是杰克的雾刃。
这可比普通的攻击好受多了,虽然疼痛,但没有伤口。
奈布用自己破损的兜帽外套把迷你佣兵兜住,可是疼痛让他一时站不起身。

杰克愉快地单手托起奈布,左手则用指刃的尖端小心翼翼的勾住迷你佣兵的帽子,把他从奈布怀里吊了出来。
奈布一瞬间的惊惧几乎掩盖过了疼痛,他张着嘴却说不出话,他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件看起来荒谬至极的事情。如果迷你佣兵不挣扎,他还能欺骗杰克这是他给自己缝的布偶。
不,大概骗不过去,他从不会做这种精细活。

“看看我找到了什么可爱的小东西。”杰克愉悦地合拢手指,做成了一个小小的笼子,“来,和我们的新朋友打个招呼。”
奈布这才注意到杰克帽檐上坐着一个和他一样的迷你监管者。
毕竟杰克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高了,他也没有这样被杰克单手托着和他正面相对的经历。
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令人羞耻的姿势,但他现在只能牢牢抓着杰克的右臂不让自己掉下去。

奈布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发出hiahia笑声的迷你杰克从帽子上一跃而下,然后顺着杰克的左肩一路滑了下来,用那看起来毫无攻击力的左爪勾住杰克的一根手指,右手将当做领结的玫瑰扯下,塞到了迷你佣兵的衣襟里。

“看来这位杰克也很喜欢佣兵先生。”
他在说什么?
奈布还在为那个“也”字烦恼,杰克就用一种优雅的姿势轻轻把两个小东西抛进了他的怀里。
奈布不得不松开手去接住他们两个,身体往后一晃就要摔下去,杰克自然地托住了他的腿,将奈布打横抱着往地下室走去。

“我想我们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谈一谈。”
“你…不去追其他人了吗?”
“留一放三,很划算的买卖。”

【关于迷你杰克】④

(这章从侧面表现出了一点cp的戏份,按例打tag以正视听,最终的出场人物和cp还容我斟酌一下)
(明天就让杰佣小人儿见面(❁´◡`❁)*✲゚*)
(试一下日更)

裘克心痛地看着自己的帽子,可笑的粗眉毛皱了起来,
“为什么这里也有这该死的东西!
最后一局我匹配到了杰克的佣兵小子,我不想让杰克在我耳边念他那些永远都好不了的旧伤,再说这一整个早上的冲刺实在让我累了,我就打算随便送两个回庄园。

谁知道我正想往草丛里捡个推进器就被这个小医生扎了一针,我还以为她的针筒是假的!
而且被扎了以后我的手几乎疼得拿不住火箭筒,见鬼的那个针筒里的药水根本不会损耗,我一路上看到一个求生者就被她扎一针!
这到底是什么东西,是那个机械师弄出来的?这不符合我们游戏的规则!”

“好了,不要再抱怨了,说说你带回来的另外两个朋友。”
杰克有些不满地看着喝完红茶不住咳嗽的mini Jake,这实在不利于培养一个绅士的品格,
不过他更好奇这个布做的小东西为什么还能做出咳嗽的动作,甚至他以为是两块黑布的眼睛还能自由变化大小,
杰克不认为那个机械师可以制造出这种神奇的,或许是,生命体。

“这位…迷你的我,”裘克动了动肩膀,看起来有些嫌弃那位圆乎乎的迷你小丑,
“是我在捡配件时捡到的。傻东西,就知道在我的火箭筒上跑来跑去,而且为什么这个小医生不冲着他扎针呢?!
至于迷你红蝶小姐,要不是她刚刚飞出去和红蝶跳舞,我根本都不知道她在我的头上!”

杰克用指节在那张厚实的红木桌上敲出沉闷的声响,他认为这有助于他的思考。
现在已经出现了迷你杰克,迷你红蝶,迷你小丑,迷你医生和迷你园丁,或许其他的小东西也隐藏在庄园的某个角落,
这件事绝不会那么简单,或许他们对于监管者和求生者有些特殊的影响,
庄园主很快就会注意到这件事,他不会容忍破坏游戏规则的事情发生。

杰克拨弄起手杖上娇艳欲滴的玫瑰,这是迷你园丁刚刚替他换上的新鲜玫瑰,
这种暗沉的红色总是让他想起某个人,
如果有了迷你杰克,就应该有迷你佣兵才对。

“杰克,你的睡袋做好了。”瓦尔莱塔打断了杰克的思绪。
“辛苦了,瓦尔莱塔小姐。”杰克双手接过这份看起来十分华丽的礼物,
瓦尔莱塔用了相当份量的蛛丝,衬得整个睡袋蓬松而厚实,外面是带着暗纹的鲜红色布料,同迷你杰克领结上的迷你玫瑰相得益彰。
“我想我恐怕还得麻烦您为我缝制另一个睡袋,放心,外用的布料由我来提供。”

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

特蕾西取下存镜,将拼命压抑着自己攻击反应的迷你佣兵交还给奈布。
“结果如何,特蕾西?”玛尔塔看着她难得严肃的表情有点焦虑。
“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,他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范畴,没有人能够赋予一个布娃娃生命!即便是我的机器也需要电力来驱动,但是他…我不敢对他做进一步的研究,谁也不知道这对奈布会不会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。”

由于艾玛带回来了一个迷你监管者的缘故,况且求生者之间的关系也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和平,他们只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被艾玛拖住炫耀的艾米莉。
唯独需要担心的就是艾玛,她快活的心里藏不住任何事情,只能希望艾米莉可以看住她,或者到了必要的时候,就只能让艾玛做出一点牺牲了。

(求生者这边气氛很严肃啊。上一把游戏的参赛者是奈布,艾玛,玛尔塔和特蕾西。)

一点都不有趣…直接写他们裹粽子算了…

【关于迷你杰克】③

(明天补一点私设,求生者和监管者应该不会全写)
(本章没有杰佣戏份但是我就是要打tag!)
(裘克捡到好多宝贝!大家都是原皮哦!)

最终这场游戏以4个求生者通通逃出生天为结局,奈布询问了同局游戏的玛尔塔小姐和特蕾西小姐,她们都表示全程几乎没见过裘克,倒是特蕾西的光头傀儡似乎撇到过裘克在地上捡起了什么东西,可惜距离太远看不清。

“艾玛,你手里的厂长娃娃是哪里来的?”
玛尔塔和特蕾西在准备时就已经见过了迷你佣兵,对于这个隐匿起来的小家伙倒也不担心,
“他有危险吗?”

“不会的,”园丁小姐露出甜蜜的笑容,“这是我今天拆凳子的时候在工具箱里发现的,肯定是爸爸偷偷送给我的礼物!”

玛尔塔看了眼安安分分地呆在艾玛手中,连鲨鱼棒都折了一半的迷你厂长,沉吟了一会儿拍板道:“我想他应该也很喜欢你,大家先回去修整一下吧。我们已经发现了一个迷你求生者和一个迷你监管者,不知道会不会对我们的庄园产生什么未知的影响。”

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

另一边裘克左手捧着帽子,右手拿着火箭筒。
帽子里站着一位迷你医生小姐,她的左手撑着帽檐,右手抗着一个硕大的针筒。
火箭筒上有一个迷你小丑抱着自己的迷你火箭筒跑来跑去,发出疯疯癫癫的笑声。
裘克柔软蓬松的红发上跪坐着迷你红蝶,她还时不时地拿出扇子把玩一二,如果不是确认过扇子上没有刀刃,恐怕裘克的头发早就缺了一块。

等裘克回到监管者大厅时,众人已然散开,各自盘踞一角准备享受推迟的早午餐时间。
杰克企图让mini Jake喝一口红茶,
瓦尔莱塔小姐正用4只手飞快地用蛛丝扯出一床小被子,再将它们缝进杰克提供的一块珍贵的东方舶来品——丝绸中,制成了一个精致的睡袋,
厂长宠溺地看着迷你园丁小姐对着餐桌上的装饰鲜花篮修修剪剪,
班恩梳理着自己的毛发,再将钩子上的斑斑血迹仔细地擦去,
红蝶小姐一如既往地打开留声机,和着音乐翩翩起舞。

裘克将帽子小心翼翼地平放在餐桌上,他已经领教过那个针筒的苦头,里面仿佛不会减少的粉色液体带来的是难以忍受的痛感。
那边在插花的园丁立刻小跑着过来,用一把小锯子锯开了一块布料,迷你艾米莉仿佛踏着红毯一般缓缓从帽子里走出来。
两个迷你求生者凑在一起发出些细微的声响,明明是无意义的音节,却让人觉得她们在交流一般。

在裘克头上的迷你红蝶在看到那抹红色的身姿时,立刻飞了过去与红蝶一同起舞。
迷你裘克倒像是累了,他安静地攀上裘克的肩膀,坐下来好奇地打量着四周。

“裘克,你从哪里捡的这些宝贝?”

(我也想去捡!)

【关于迷你杰克】②

(半夜写睡着了…我对不起老父亲厂长,末尾有园丁和奈布出现,打个杰佣tag以正视听)
(大家的迷你版刷新地点都不一样哒)

杰克看着这位mini Jake从自己的手中轻盈地落到床铺,过于柔软的被子立刻出现了一个浅浅的凹陷。
所幸这位迷你先生并不重,只是他的爪子实在令他重心不稳。

杰克饶有兴味地看着他在自己的被子上晃来晃去,最后用爪爪戳了3个洞才堪堪稳住了自己的身体。
他看着对方得意地发出“hiahiahia”的笑声,终于决定看在他是迷你自己的份上,不和他计较把羽绒被抓出3个洞的事。

杰克点了点这位迷你先生的帽子,也不管他是否听得懂,一边换衣服一边对他说,
“好了小先生,既然你出现在我的床头柜上,你就应该遵守我的规矩。

我会请瓦尔莱塔女士为你准备一个舒服的小床,当然我也可以清出一个抽屉作为你的房间。
但前提是你得听我的话,比如不要随便抓破我的被子,也永远不要试图攻击我,乖乖跟在我身边别乱跑,否则…我就给你缝上闪亮的纽扣然后扔给乌鸦。”

mini Jake浑身一僵,很难想象他作为一只软绵绵的布偶是怎么做出这种感觉的。
他小心地把爪子从被子里拔出来,又踩着杰克衣服处的褶皱费力地爬到他肩头端坐下来,用爪爪牢牢扒住杰克领口处一个为纽扣准备的细缝,若无其事地哼起了四小天鹅。

杰克又忍不住点了点他的帽子,然后托着这个轻飘飘的小东西去监管者大厅。

通常裘克值早班的日子是所有监管者最清闲的一个早晨,这个点他们应该陆陆续续来到大厅里享用早餐了。

今天或许有些不同,杰克看着围成一团的同事们想着。

“嘿杰克,你终于下来了,快过来看看这个。”瓦尔莱塔伸出四只手招呼着杰克来到餐桌的一角,“哦天啊,你的肩膀上也有一个!”

其他监管者们都猛然看向他,于是桌上的小小身影便被暴露了出来。那是一个迷你园丁,她正牢牢抱着厂长的手,细声细气地叫着papa。

这位迷你园丁小姐同样做工精致,草帽,围裙一样不缺,甚至旁边还放了一个工具箱。
有意思,杰克听着耳边hiahiahia的笑声想到,也不知道这些布做的小东西到底是怎么发出声音的。

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〃

“噼啪”
炸电机了,奈布和他兜帽里的小东西同时发出一声难受的呻吟。

“伍兹小姐,请您专心一点!如果您实在无法集中,可以把这个迷你厂长也放进我的兜帽里,我想他在迷你版我的手里讨不到任何好处!”

艾玛•伍兹连忙道歉,通常佣兵先生不会用这种语气对其他人说话,这代表他真的急了,艾玛很不好意思。

但是…她握着手里这个奇怪的东西想,他实在太像我的爸爸了,即使他身上缠满了绷带也一样,而且我不小心掰断了他的鲨鱼他也没和我生气。

这个迷你厂长和迷你佣兵不一样,他没发出过一点声音。当艾玛收拾自己的工具箱时,才发现他就那么突然地躺在自己的箱子里,如果不是他会动,她甚至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布娃娃。

这一定是papa送给我的礼物,园丁小姐快乐地想,然后
把他揣在自己身边形影不离,甚至在吃早饭时都试图喂他一口。

“您还是到旁边的椅子上休息一会儿吧。”奈布决定自己把这个破译一点炸一半的密码机给修完,虽然速度慢很多,但起码不用承受炸机的痛苦。

可是,太奇怪了…这个密码机炸了不下5次,但是裘克先生并没有过来,其他队友也没有发出求助信息,那么他到底在哪里呢?

(裘克先生在捡破烂呀~)